湖北 > 本网专稿

长江水利项目经受住了20年来最强洪水考验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0-07-29 07:27 
分享

长江流域自6月进入汛期以来,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严重洪水。长江流域水工程如何科学调度、三峡大坝如何实现拦洪削峰、长江水利委员会又是如何根据水雨情信息进行决策,中国日报记者专访长江委有关专家进行深度解读。全文如下:

中国日报7月28日头版

中国日报7月28日4版

长江流域发生二十多年来最严重洪水,在长江水利委员会工作的陈炯宏,已经习惯了在办公室加班熬夜,随便吃些冷却的盒饭和方便面。

陈炯宏的工作职责是长江流域水利工程防洪调度,因为工作忙,食堂中餐和晚餐送到办公楼,但常常也是没有时间准时吃饭,往往吃几口冷饭后继续工作。夜里、早上只能吃方便面。

自1998年长江流域遭遇破纪录的全流域特大洪水后,这条亚洲最长河流沿岸的许多地区,今年再一次遭受洪水侵袭。长江流域自6月进入汛期以来,长江委数千名员工一直奋战在防洪一线,而陈炯宏只是他们的一个缩影。

长江流域有30000余个水雨情监测站点监测信息,这些站点将收集的实时数据自动传输到长江委,每天上午10点半和晚上9点,长江委根据这些信息及预报成果召开防汛会商会。

陈炯宏的30多位同事每天都要参加这样的会议,其中包括长江委——这个水利部下属副部级单位的主要领导。

陈炯宏说:“我们基于这些实时水雨情信息及预报成果制定调度计划,决定调度哪些水利工程来拦蓄洪水。” 这些会商通常持续两到三个小时,有时候会超时。除了这些会议,陈炯宏和他的同事们还需要处理很多其他工作,如与有关省市,电网、航运等部门进行沟通协调。

天气恶劣的时候他们的工作更加繁重。“有时候预报的降雨没下,而有些时候降雨又比预测大,这导致防洪形势可能跟我们预期有不同,”陈炯宏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及时调整调度计划。”

他介绍说,一旦长江流域发生降雨,他和同事们会立刻收到相关信息。他们根据关键控制水文站的水位和流量实测信息与预报成果制定方案,避免下游地区的人民和城市遭受洪水侵袭。

陈炯宏所在的部门还有另外两名同事,他们三人与20多位防洪专家长期合作,共同参与决策。陈炯宏和他的同事们熬夜加班是家常便饭,遇到汛情紧张时,他有时候会凌晨1点左右下班,有时也会工作到凌晨3点。

根据长江委介绍,今年共有101座控制性水利工程纳入联合调度方案,其中包括41座水库,46处蓄滞洪区,10个泵站,4个引调水工程。这些水库的防洪库容和蓄滞洪区的蓄洪容积分别为574亿立方米和591亿立方米。

陈炯宏所在部门的另一项主要任务是将所有水利工程纳入动态调度计划,并确保实施。 “这需要反复地沟通协调。”陈炯宏说道。

很多工作必须连夜完成。尽管他的家距单位只有半小时车程,但陈炯宏经常不能回家,而是和同事们在办公室过夜,这样方便起床后可以第一时间投入工作。在汛期他们通常连轴转,没有轮班。

“我的两个孩子很难在汛期见到我。一旦听到门铃响,他们就知道是我,就会激动不已地冲到门前。” 陈炯宏说道。

长江流域共有52000多座大、中、小型水库。按照惯例,许多水库尽管没有被列为防洪控制性水库,但在汛前也会腾库,这样在洪水来临时可以帮助调蓄洪水。

陈炯宏和同事的辛勤工作得到了回报。今年长江流域1号洪水期间,长江上中游水库的调度发挥了重要作用,避免了中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周围大规模的人员撤离。

路透社最近的一份报导质疑三峡大坝在防洪中发挥的作用,认为三峡大坝并未像设计的那样发挥作用。对此陈炯宏和长江委副总工程师陈桂亚均予以驳斥。

7月2日今年长江1号洪水抵达三峡大坝之前,长江委就制订了计划,调度三峡水库和上中游其他30余座主要水库,确保城陵矶水文站的水位保持在34.4米以下,这是这段堤防的保证水位。

城陵矶是中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与长江的交汇处。“我们成功实现了这一目标。当时,城陵矶水文站的最高水位仅达到34.34米。” 陈炯宏补充说道。据长江委粗略计算,如不拦蓄将达到35.1米以上。据他说,如果城陵矶水文站的水位超过保证水位并预报继续上涨,则需使用附近地区的蓄滞洪区分洪,这意味着必须提前从被淹没地区撤离大量人员。

他强调:“我们的工作以人为本。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保证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路透社援引鄱阳湖某些水文站达到了历史性的高水位作为例子,说明三峡大坝未能发挥防洪作用。

然而据陈桂亚副总工介绍,根据长江委的计算,尽管鄱阳湖与长江汇合处的湖口水文站距离三峡大坝很远,但在今年长江第1号洪水侵袭之际,长江上中游水库群帮助其水位降低了0.2米。

尽管鄱阳湖某些水文站达到了历史最高水位,但通过水库调度,成功使得湖口水文站最高水位保持在22.49米,低于保证水位1厘米,比历史最高水位低出10厘米。 他说,如果没有这些水库,鄱阳湖周围将面临更大的防洪压力。“三峡大坝发挥了显著作用。”

据陈桂亚副总工介绍,三峡大坝对鄱阳湖的作用不如对洞庭湖的作用显著,因为随着江水向东流,有很多支流汇入长江干流。同时,鄱阳湖流域的支流也汇入到了该湖中,尤其是今年7月11日入湖流量超过45000立方米每秒。

自六月以来,长江流域此次经历了几乎没有间断的六次降水过程。 据长江委水旱灾害防御局局长胡向阳介绍,长江中游干流和鄱阳湖流域北部的降水量是年均降水量的两倍以上。他在7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7月初鄱阳湖的降水量甚至是年均降水量的三倍。

根据国家气象中心的数据,6月1日至7月9日,长江流域的平均降水量达到369.9毫米,是1961年以来同期最高水平,比1998年同期增加54.8毫米。

陈炯宏表示,尽管发生了历史性的降水,他相信长江委有能力通过控制性水利工程调度有效应对。

截至7月21日,长江上中游控制性水库群已帮助拦蓄洪水约240亿立方米,其中三峡大坝占了一半。陈炯宏说,目前(21日)控制性水库的可用蓄洪能力约为330亿立方米。“我们的水库群有较大调蓄洪水能力,可以防止重大洪水灾害的发生。因此公众不必担心。我们有能力应对今年这种情况。”

原文见中国日报7月28日头版转4版

https://global.chinadaily.com.cn/a/202007/28/WS5f1f5b52a31083481725c575.html

(中国日报湖北记者站)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